请登录 服务热线:028-87859651
律师营销研究中心

我的律师朋友都很贵

时间:2016/8/22 热度:918 标签:律师价值,律师咨询

最近除了被王宝强离婚事件刷屏外不知道有没有朋友被这样一篇文章刷屏《对不起,我的朋友都很贵》

然后紧接着就有各种版本了

什么医生版老师版

今天也来个律师版的。   

事先声明,我是很愿意帮朋友的忙的,所以真正出于信任找我帮忙的朋友,还有那些跟我铁到和亲人没区别的朋友,我当然愿意你们有问题来找我,不找我我还会生气呢。所以,谨以此文献给为了免费法律咨询及文书撰写而找律师朋友帮忙的人。


      本文大量真人真事儿,欢迎对号入座。

1

好久不联系的人打来电话不是结婚就是借钱,而对于我,最大的概率就是法律咨询。


有一天晚上我刚下班回家,在楼下等电梯,此时已是八点左右,我还没有吃完饭。这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是同学S。


和S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之前S就电话咨询过我关于婚姻继承方面的法律问题,之后再见面的时候也从没对此表示过感谢,可能人家压根没觉得是个事儿,早就忘了吧。对于这种不把我帮助当回事儿的,我向来是不愿意帮第二次的,可是看在是同学,还是忍了。


S倒也没客气没寒暄,直接说有个法律问题想问我,我说我还没到家,正要进电梯,电梯信号不好,五分钟后回给他。五分钟后我打过去S也没考虑我刚到家需不需要洗个澡吃个饭晚点打给他,直接说了他的问题。


主要是他交通方面的相关民事问题和行政问题。既然帮忙就好好帮。我给他讲了其中的法律问题,还教给他跟各方怎么去措辞。解答完毕后我告诉他,因为毕竟我不是专门的交通方面的律师,如果他想要进一步的解答,可以去律所咨询。


然后丫的是真没客气,跟我说:“啊,那这样的话你有时间再帮我查查相关的问题。” 

  呵呵。


平时装逼的时候没看出来这么差钱啊,你是我当事人吗我免费服务之后还得有售后?


    老子还没和你好到这种程度吧,上次老子帮你你见面就连顿饭都没请吧。老子连饭都没吃给你解答已经花费很多时间了,还让我给你查?不知道去律所咨询是按时间收费吗? 

      可以绝交了。


2

一个陌生的妹子加我微信,上来就说:“听说你是做律师的,L介绍我来咨询你的,我和你是一个大学的。”


这个语气就让人巨不爽,因为我是律师,因为我和你是一个大学,因为你是L介绍来的,我就该给你免费服务?而且,既然知道我是做律师的,我们又不认识,起码的礼貌不会吗,好歹有个称呼吧,就算不叫金律师,可以叫一句师姐吧?


关键是,在妹子来咨询中之前,L都没有提前和我打一个招呼。而至于我和L的交情,就是那种在学校里见到可以打一声招呼的交情,在外地见到我都会装不认识的。既不是一个学院又没有过什么交情,我对L本人还是极其反感的,有什么面子可给。


然而当妹子说他爸爸得了重病被单位辞退我还是有点心软,就还是帮了。帮她分析怎么要钱以及可以要多少钱。


因为劳动关系的很多补偿的计算和当地收入标准是关系的,所以我就问这个妹子家是哪里的。


然而妹子防备心极强啊,告诉我:“我不在北京,也不会委托律师的。”


呵呵,看来之前L是告诉妹子我在北京了,妹子是怕我把她发展成当事人收她钱啊,当我是什么人呢。


最后我还是把该告诉的都告诉她了,也没有过多的感谢,一句谢谢,完事。


3

我刚来北京工作的时候,有一个在北京的师兄C介绍他同事来咨询我法律问题。和师兄的关系还算可以,但是我来北京3年也一次也没见过。但是师兄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就应了。


 师兄的同事打电话来:“喂,小金啊。。。。。。。。”

不好意思,我有名字,我有职业,还没熟到这地步吧,就算比我大很多,叫全名总可以吧?


然后看在师兄的面子,我还是听他说了问题。主要是关于债权债务的。他有一笔债务,想找我做风险代理。说简单点,就是别人欠他一笔钱,让我去帮他要钱,发律师函啊诉讼啊什么的。而且,事先不支付我律师费,事后如果要到钱了再给。


我先给他分析了一下他的法律问题,然后我说事先一点钱不给肯定是不可以的,如果仅仅是解答法律问题,因为是师兄介绍的我可以给你解答,但是涉及到发函、诉讼,就算是风险代理肯定也还是要先给一部分钱。


然后师兄的同事就说了:“我认识很多律师朋友啊,你不做的话其他人也可以做的。”


呵呵,那你去找别人吧,请你别再找我。


相信师兄把我介绍给他的时候,也不是告诉他我是一个律师,他可以来咨询我,而是告诉他我刚毕业做律师,收费会比较便宜,不,是免费。


从第一句小金就可以看出来了。


其实律师和医生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很多人羡慕律师和医生的职业,觉得律师和医生挣钱多,可是,你看到律师和医生的成本了吗?现在还有本科毕业就可以去做医生的吗?有刚开始一两年就可以赚到钱的律师吗?


很多人觉得,医生就该救死扶伤,律师就该维护正义。可是医生和律师也是人,也需要生活啊。救死扶伤和维护正义的任务不应该落在某一个人或某一种职业上。


医生的行业我不甚了解,律师行业的黑暗,至少我还是见到了一些。律师行业压榨新律师的老律师不在少数,很多资深律师赚不到当事人的钱,就想从刚入行本来就很难的新律师身上挖点钱来。

当我在北京拿着3000块工资做律师助理的时候,我过了试用期和老板提想要把工资按转正的计算,老板告诉我,你现在最不该考虑的就是钱。我连生活都成问题,租房子只能租隔断,你告诉我我不该考虑钱。这是很多律师的必经的成长途径,你还觉得律师应该提供免费的法律服务吗?


如果你有朋友在做代购,你会去白要东西吗?而律师就是靠时间和专业知识来吃饭的,你来占用我的时间,就是在从我要钱。


到现在,我工作的时间不算长,但也有3年了。这期间,帮助过很多朋友解答法律问题,从没收过一分钱,也没想过收钱。我想,很多帮助别人的人想要的只是一份发自内心的感激和一句发自内心的谢谢。


我还是很愿意帮助朋友,但是我不希望任何人把这份帮助看做理所应当。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我希望我的朋友把我介绍给别人的时候,不是说,我认识一个律师朋友,你可以免费咨询她,而是说,我认识一个律师朋友,她很专业。


喜欢这篇文章分享给好友

上一篇:拓展律师业务的47种方式下一篇:”你是砍柴的,他是放样的“,然后他们都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

相关阅读